说白了,油头粉面也好,虎背熊腰也好,终究都只是陪衬。诗人赞叹梅花之美,不在“迥映楚天碧”,而在“凌寒独自开”;古人欣赏君子如玉,在于清新俊逸的五官,也在于温文尔雅的品格;放到现在这个看脸的世界,大家喜爱的阴柔美男,是玉树临风,也是德艺双馨。

原标题:那些diss折叠屏手机的友商,是“酸葡萄”还是客观评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