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是继续加大力度处置银行机构的不良资产,同时要控制新的不良贷款增长。

“由于中城建设债务关系复杂,尚有大量在建工程业务,若进行破产清算,最有价值的无形资产部分将不复存在,处理在建工程时还会付出巨大成本。”温州金融办主任顾威说。